【 第一章-05】-對峙

 

 

  「老師……走了耶?」
  向陽稍微回過神之後,看著老師離開的方向。

  「這種事你不說大家也都知道。」
  雪碇在旁邊吐槽著,然後站了起來說:
  「現在應該是自習吧?我們去別的地方休息吧?在教室的氣氛變壞之前。」

  「說的也是,那我們就去中庭吧。順便找摩摩跟鈴鈴還有翌麟他們。」
  向陽也站了起來,準備去和隊友們打招呼。

  「嗯。」
  雪碇也開始行動了,正確來講是正要行動。

  一道廣播聲,從教室的天花板傳了出來,阻止了雪碇的動作。

 

  叮咚!叮咚!

  一年A班的同學,一年A班的同學請注意。

  你們的班導師,陳凜雯女士。

  已經暫時借了「綜合戰場地形第一區」區域的模擬戰場。

  重復一次。

  你們的班導師,陳凜雯女士。

  已經暫時借了「綜合戰場地形第一區」區域的模擬戰場。

  另外陳凜雯女士帶了一則留言給各位。

  「各位可愛的同學們,請在廣播後十分鐘內前往喔,
不然的話我就一個一個把你們放倒在保健室中喔。
對了對了,若不幫助難以在陸地奔跑的同學的話。
除了有幫忙的同學外,所有能幫忙運送人的同學都會被我照顧喔。」

  在最後老師親切的笑聲結束後,廣播結束了。

 

  「恩,這是不是該認為,我們遇上了重大的危機呢?」
  向陽轉頭看著在身後的葛簾和雪碇。

  「聽說哥哥這次會慢慢的走過去?」
  雪碇拿出剛才講過的玩笑話,笑著對向陽說,並走向窗邊打開窗戶。

  「我先走了,哥哥。」
  不等向陽回話,雪碇就這樣從三樓高的教室跳了下去,然後展開「紫霞」往模擬戰場的方
向,快速的飛了過去。

  「雪碇的行動力還真是優秀阿。」
  葛簾,看著飛的越來越遠的雪碇感嘆著,然後轉身去找了一位女同學,是葛簾的隊友。

  「走吧,安潔拉。抓好喔。」
  葛簾將她背了起來,站在窗台上。

  「恩。」
  穿著運動服的嬌小女性就這樣趴在葛簾的背上,答應了一聲。

  然後葛簾就這樣跳了下去。

  「欸,等等我阿。」
  然後向陽也跟著跳下去。

  雪碇、葛簾和向陽是班上最快做出反應的人,在雪碇的身影漸漸稀薄時,班上大部分的人
才回過神來。

  綜合戰場第一區,距離教學大樓約十五公里。

  若要在十分鐘內跑完十五公里的話。

  必須用時速九十公里以上的速度移動才來得及。

  這理所當然不是肉身能到達的速度。

  沒錯,開學的第一天上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基因鎧甲的高速短跑測驗。

  然後,班上陷入了一陣混亂。

  沒有時間慢慢走樓梯下去了。

  所以這個事件被後來的學生們稱為「一年A班的跳樓事件」,因為從外面看,會看到一群
學生爭相從教室往下跳的情景。

 

  「有點累。」
  這是用白衝全速奔跑到模擬戰場後的向陽說的話。

  「你還真是慢耶,哥哥。」
  這是雪碇在喝完一瓶水後,所說出的感言。

  「突然就來個死亡競賽也太刺激了吧。」
  這是紅鈴子用紅舞飛過來後的抱怨。

  「………………」
  摩耶則是坐在旁邊喘氣,並用著剛剛向陽遞給他的毛巾擦著不斷冒出來的冷汗。
  (向陽的包包中,其實有五人份的毛巾以備不時之需。)

  「才這點距離,不算什麼吧?不過的確很刺激。」
  摩露邊笑著,邊看著周圍的人。

  二十五個人。

  這是現在在場上的人數。

  班上的人數共有三十七人。

  現在的時間已經過了十三分鐘。

  另外缺席的十二人,並不是還沒到。

  而是在遲到的那一瞬間開始。

  後面的同學都在都在到達的瞬間,都被老師「秒殺」了,而且是用半武裝狀態下的拳頭。
  (而被秒殺的學生們全都是全武裝的狀態。)

  那十二位倒楣鬼,都在被擊倒的瞬間,就被在一旁待命的醫護人員用擔架抬走了。

 

  在此說明一下,全武裝與半武裝的差別。

  全武裝,是將基因鎧甲完全包覆身體的形象。
  特色在於,身體會有所改變。
  身高、體型、關節、四肢,都有可能會大幅度的變動。
  可是不會造成動作上的不便,這是因為活械的因子已經滲透到了所有細胞的關係。
  所以全武裝的狀態就像是靠著腦中的想法操縱身體一樣。

  而半武裝,顧名思義就是基因鎧甲不完全包覆的情況。
  與全武裝最大的兩種差別就是:
  一、四肢與體型都不會有明顯的改變,但是會有全武裝的雛型。
  二、頭部,不會包覆著鎧甲。

  半武裝通常比較受到人們的歡迎,主要原因是……
  頭部裸露到外頭。
  在全武裝的狀態,有些人的頭部也會因為鎧甲而有所改變。
  雖然視線不會受影響,但是畢竟不是自己的頭。
  而半武裝,不只能呈現自己本身的體態,還能用著熟悉的身體做戰。

  雖然半武裝的戰鬥能力大約只有全武裝的七成左右。
  但是除了正規模擬戰外,人們還是習慣用半武裝。
  其中也包括:平常的訓練、社團活動以及友誼賽等各式各樣的活動。

 

  不過其實遲到的人,有十三個人。

  「十一分四十二秒,摩耶,我知道妳的鎧甲跑不快。
可是還是要多鍛鍊喔,我會很期待妳的成長的。」
  凜雯老師,帶著笑容對著班上「唯一一個」擋下老師拳頭的學生,讚賞著。

  「謝……謝謝老師的鼓勵。」
  摩耶馬上跳起來,對著老師鞠躬道謝。

  全班共有六個「綠行」。

  有兩個人是因為修練「跑位強化型」才能比較快到達。

  而剩下四位修練「防禦強化型」的同學,只有摩耶一個人留下來。

  班級排名第九,「鋼鐵壁摩耶」是她在班上的稱號,也是全年級防禦型綠行的次席。

  「哈哈哈,姐姐。努力的練跑吧。」
  摩露在一旁拍著摩耶的肩膀笑著。

  然後他們就坐在原地休息聊天,等待老師做出指令。

  「不過,老師的拳頭真是可怕阿。我可不想被打到。」
  雪碇想像了一下,打了個冷顫。

  「恩阿,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用拳頭打出『拆房子用的大型機械打在大樓上』的那種
聲音呢。雖然不會受傷,不過那個疼痛應該夠他們昏迷一段時間了吧?」
  向陽也在一旁汗顏的說,他的成績是九分四十五秒。

  「而且重點是,老師打人的那種一臉愉快的表情。雖然摩耶擋下來後老師變得更開心就是
。」

  「摩露,妳不要說笑啦。那拳真的很痛耶。」

  「恩,而且還震飛了二十公尺。」

  「雪碇同學,妳怎麼也這樣。」

  「她們都是在稱讚妳啦,摩耶。」

  「嗚,既然向陽同學這麼說…………」

  「就代表向陽同學的調教很成功阿。」
  紅鈴子突然在旁邊插嘴。

  「鈴……鈴鈴,妳…妳……妳再說什麼啦。」
  然後摩耶馬上滿臉通紅。

  「是阿,調教超成功的。一句話就能安撫姐姐的心呢。」

  「摩…摩露,妳又再說什麼啦。」
  摩耶用著非常快的速度不斷的拍著摩露的肩膀,臉也越來越紅。

  「嗯?話題變了嗎?現在不是在講向陽的調教很成功,讓摩耶能夠擋下老師拳頭的這檔事
嗎?」
  紅鈴子歪著頭,滿臉的問號。

  「疑……疑疑,嗯。
對阿,是在講這件事沒錯!嗯!」
  摩耶重重的點頭。

  「這個世界還真和平阿。」
  雪碇在旁邊感嘆著。

  「嗯?話說老師怎麼不下指令呢?」
  跟不太上話題的向陽,提出了一個疑問。

  「哥哥,你阿…………」
  雪碇嗚著腦袋,嘆了一口氣:
  「不過,真的耶,老師不下指令嗎?。」

  雪碇看了看四周,同學們也是三三兩兩的成群聊天,而老師只是在旁邊看著。

  當雪碇視線對著老師時,老師投以燦爛的笑容。

  「老師,現在要做什麼呢?」
  向陽對著老師提出疑問。

  「現在再讓你們休息阿,順便看看你們『放鬆下來』的反應。」
  老師用著不大的聲音回應著,面帶著笑容。

  這句話,雖然不大聲。可是全班都聽到了,然後瞬間安靜了下來。

  大家都看著老師。

  「欸欸,別盯著我好嗎?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耶。」
  老師露出稍微有些尷尬的表情。

  「那等等要做什麼呢?」
  向陽再次提出疑問。

  「當然是像我剛剛在教室講的,要進行分組阿。在五點之前,這個場地可以隨意使用,所
以要『喬事情』的同學也可以趁現在快點解決喔。」
  老師說完這句話後,就跑到遙遠的休息區坐著了。

  然後,一個同學走到了向陽的面前。

  「喂!所以你到底要不要退出隊伍,別在獨佔她們了!」
  是剛剛跟雪碇對峙的男同學。

  回答這句話的不是向陽。

  「她們?我怎麼不記得我跟你有這麼親密到能讓你喊『她們』的地步阿?」
  雪碇站到了向陽的旁邊諷刺的說。

  「是阿,話說向陽要不要解散隊伍,你應該也管不著吧?嗯……來福?」
  摩露也在一旁用著雪碇用過的字眼嗆他。

  「混蛋!我叫做王士豪,而且我可不是一個人!」
  那位激動的男同學說完後,後面聚集了一些人。

  「我覺得他說得沒錯。」

  「沒用的人不應該一直獨佔前十名。」

  「是阿是阿。」

  「而且還是靠著作弊才留下來的。」

  「對阿,作弊竟然靠著作弊留下來,你知不知恥阿。」

  「等等。」

  就在那些同學們正要越說越過分的時候,有個人插嘴進來了。

  是徐翌麟。

  「請不要散撥不實的謠言。」
  徐翌麟皺著眉頭說:
  「我已經做過確認,白向陽在昨天早上參加的測驗中,沒有作弊。」

  「蛤?那又怎樣,反正就算沒作弊,一定也是靠卑鄙的手段。」
  王士豪大聲的回嗆:
  「而且『烏鴉』還在幫他,我看都是靠她才打贏的吧。」

  「才不是!哥哥是靠著自己的實力,打贏那四個人的。」
  雪碇大聲的反駁。

  嗚阿,好混亂阿。話說我都沒有說話的機會耶。
  在一旁看著同學們大小聲的向陽在心中默默的念著。

  「實力?你說白衝有實力?別笑死人了,那來跟我打一場阿。」
  王士豪囂張的講完後,他就披上了半武裝的基因鎧甲,紅舞甲。

  「呃,怎麼又突然針對我了?」
  剛剛在旁聽的向陽一時反應不過來。

  「哥哥,你再說什麼阿。他不是從一開始就在針對你嗎……?」

  「向陽,你還好吧?發燒了?」

  雪碇和摩露在一旁吐槽著。

  「喂喂喂,妳們說話很…………」

  「白向陽,還不快點裝上你那軟趴趴的鎧甲!」
  話還沒講完,就被激動的士豪打斷了。

  「呃,好啦好啦。打就打。」
  白向陽披上了半武裝的鎧甲,然後就在完成的那一瞬間,被打飛了出去。

  「哼,果然很弱嘛。」
  是士豪的側踢。

  「喂!你這混仗!哥哥還沒準備好耶。」

  「哼,上戰場哪來的時間給他慢慢準備阿?」

  「你說什麼?」

  「安靜!雪碇,他說的沒錯。」
  被打飛一段距離的向陽站了起來,制止了雪碇。

  「喔?還站的起來阿。」
  他說著說著,從手甲中抽出一把刀子,囂張的說:
  「那來吃吃我的紅刃吧。」

  「…………」
  向陽默默的,展開他手部的武裝。

  兩人的對峙,開始了。

 

  基因鎧甲,是一種包覆身體的鎧甲。

  鎧甲本身會有爪子或是尖刺等等的可攻擊部位,不那只有這些當然是不夠的。

  每個人都能自行設計出所需要的武器,但是通常不太會有龐大威力的射擊武器。

  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因為召喚武器要消耗能量,不過收回去的時候會補充回去。

  第二個原因則是,鎧甲本身無法生產火藥那類的爆裂物質,所以除了弓箭外,很少有其他
的射擊武器。

  而基本的刀械,幾乎每個人都會做出來,依照自己的需求做出適合的樣式。

  不過向陽所展開的武裝,並不是刀械,而是…………

 

  噹!!!!!

  是一聲非常大的,金屬打在金屬上會發出的聲音。

  向陽用從右手臂展開的「盾牌」,擋下士豪的砍擊。

  一般來講,不會有人在模擬戰的時候使用盾牌。

  原因是因為模擬戰不會受傷,所以與其防禦,不如猛烈的攻擊。

  「怎麼?你有那麼怕痛嗎?真是笑死人了。」

  「…………」
  向陽用沉默,回應了對方。

  而接下來迎接的,是從四面八方來的砍擊。

  每一斬,都被向陽擋了下來。

 

  而旁邊的觀眾,嘖嘖稱奇,原因是…………

  「欸欸,雪碇。向陽的盾牌該不會是?」
  摩露轉頭問向雪碇。

  「嗯,是『綠行』的固有武裝『鋼鐵重甲』。」
  雪碇如此回應。

  「疑疑疑,還真的。好久沒有看他用了,他到現在還是能隨意使用『六色』的武裝嗎?」
  摩露稍微有些驚訝。

  「上次的事情,應該只是因為『緊急情況』才成功發動的不是嗎?」
  紅鈴子,提出這個疑問。

  「因為哥哥很努力阿。」
  雪碇驕傲的回答。

  「可……可是,很小耶?」
  身為會召喚鋼鐵重甲的摩耶,抱持著疑問。

  鋼鐵重甲一般來講,為了防禦能力會包覆大部分的身體,而剛剛擋住老師拳頭的摩耶就是
使用全身型的鋼鐵重甲。
  但是向陽的重甲,只有右手臂的位置而已,就像在手臂上裝個盾牌的感覺。

 

  固有武裝,是「六色」的武裝。

  每種顏色都有不同的型態。

  白衝甲只有在快要進化的階段,才「有可能」使用出指定屬性的武裝。

  可是就算能使用也非常的脆弱。

  但是,像向陽這種「無法決定屬性並使其進化」的白衝甲,能使用固有武裝,是非常奇特
的事情。

  而這個情形,也是國二發生的「意外」後,留下來的產物。

 

  「因為沒必要。那不只是一片盾牌,而是哥哥的武裝。」
  雪碇如此回應後,然後場上發生了變化。

  「怎麼?只會擋,不會攻擊嗎?」
  士豪在一次側砍完後,稍微向後跳了一段距離,用刀指著向陽。

  從剛剛為止,向陽已經接了二十幾刀的全力砍擊了。

  盾牌只有幾道淺淺的傷痕。

  一般來講,就算白衝能使用鋼鐵重甲,也不可能擋下「六色」的全力攻擊。

  就算是剛好相剋的刀刃,也是一樣的。

  「那我就讓你看看,我的攻擊吧。」
  向陽稍微皺眉頭後,這樣回答。

  向陽的心情,很不錯。
  不是因為他能適應同學的態度,也不是他特別樂觀。
  而是基因鎧甲的機制之一,能穩定情緒,但是無法削減。
  所以現在向陽的心情很不錯。
  因為可以,用著冷靜的心情,好好的發洩一整年累積下來的不滿與怨氣以及憤怒。

  向陽披上了全武裝。

  總高到達兩公尺半的全武裝。

  原本的盾牌稍微改變了,從前端伸出了一根約一公尺長的尖刺。

  也是向陽昨天在模擬戰中,打倒最後一個「紅舞」所用的武器。

  「什麼?那麼短的長槍?你是在耍我嗎?」
  士豪將刀刃扛在肩膀上後,用著暴怒的眼神看著向陽,繼續說道:
  「而且竟然還裝在盾牌前方,你是在搞笑不成?
還是你要拿那個奇怪的東西當拳刃用阿?
我還以為你披上全武裝是要用什麼『必殺技』結果就叫了這根細細的針?」

  「我換上全武裝了,你不換嗎?」
  向陽沒有理會他的發言,只是淡淡的回應。

  「換?你以為那種細細的刺,真的可以打穿我的鎧甲?
別笑死人了,來阿!我站著給你打一拳阿。」
  士豪大聲的叫囂著。

  「那我就不客氣了。」
  向陽踏著比平常寬兩倍的腳步,走向了士豪。

 

  「他叫王士豪對吧?」
  有一男一女正站在「綜合戰場第一區」的裁判台上,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嗯,是妹妹她們班的王士豪沒有錯。」
  男子回應著女子的問題。

  「嗯。他,不合格。竟然這麼草率的面對戰鬥,就算對手是白衝也一樣。」

  「不不不,基本上白衝在強都不可能對紅舞造成傷害吧?」

  「基本上來說是這樣,可是『他』的白衝,可一點都不基本阿。」

  「是這樣沒錯啦,話說妳知道那是什麼武器嗎?
我記得妳昨天有去偷看他的淘汰測驗吧?」
  那位男性指著向陽手甲上的長槍問。

  「嗯,不過他昨天用了透光型迷彩。
我也看不清楚,所以我們今天才會來觀看的對吧?摩傑。」
  那位女子喊出了他的名字,他就是摩耶與摩露的哥哥,學園次席,摩傑。

  「不不不,是妳逼我一起來看的吧,日搖。」
  摩傑用著「真拿妳沒辦法」的語氣回應了學園首席。

 

  戰場上,士豪收起武裝張開雙手,用著嘲笑的表情看著向陽。

  「來阿,快打阿。我真期待你的武器有多強呢?」

  「那就好好體會吧。」
  向陽這樣回應他後,站在離他五公尺的位置。

  向陽將右手臂舉起到視線的高度,將尖端對著士豪,左手伸直,並踏著三七步。

  然後下一瞬間,向陽的右腳往後方一蹬,向陽就衝了出去。

  是「澄躍」的專有能力,「點壓爆衝」。

  碰!

  一秒後,與士豪的紅舞相撞的向陽,被彈了開來。

  不過並不是彈飛到空中,而是在地上留下了兩道痕跡。

  向陽用著左手握住不斷顫抖的右手,蹲了下來。

  而士豪不見了。

  正確來講是消失在同學們的視線範圍中。

  在裁判台上的尉日搖和摩傑看得很清楚。

  士豪現在已經在五十公尺遠的樹中了,被埋到樹中。

  然後,兩分鐘後。

  醫療人員就跑來將已經昏迷在樹中的王士豪,以及右手脫臼的向陽送到保健室中。

  現場陷入一片寂靜。

 

 

【 第一章-05】-對峙-完

 

----------------------------------------------------------------------------------

01-05插畫.jpg  

 

------------------------------

新增人物:

王士豪 <---因為是路人  所以就沒畫設定圖了

 

摩傑.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走路常撞牆 的頭像
走路常撞牆

事情的開端......因為實在太無聊啦!!!!!!!!!

走路常撞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