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開學典禮

  時間是早上十點三十分左右。

  預定在下午一點,也就是約兩個半小時後舉行開學典禮。

  這個時間點,除了住宿生外,幾乎沒有人在校區之中。

  當然白向陽是個例外,因為無法脫離「白衝」這個理由,而必須參加強制退學的惡質性測
驗。

  白向陽他通過了測驗了,是學校有史以來第一個以「白衝」這個身分通過的人。

  順帶一提,大至連高級中學算是全東大陸聯盟中有名的學校之一,雖然歷史也只有短短的
十二年而已,但是也孕育了不少的強者,其中包括著世界最強的「金翅鳥」。


口口口口口


  訓練場的出入口建築,是個高三層,有著休息室、醫療室、健身房和各種功能的模擬戰準
備中心,簡稱為模擬戰屋。

  這所學校在每種場地都有專門的模擬戰屋。

  模擬戰的戰場大約分了森林戰、海島、沙漠、高山、平原、丘陵、懸崖、深海……共20餘
種。

  而現在森林戰的模擬戰屋中,聚集了6個人,共五男一女。分成兩個人與四個人,四個人的
團體在較遠的地方用著鄙視的眼神看著向陽與雪碇。

  「作弊吧?我可沒聽說有白衝能使用透光型迷彩。」

  「我看那傢伙肯定很有問題,不過是國中三年的首席罷了。沒辦法「進化」的傢伙竟然還
賴在這裡不走,真是我們的恥辱阿。」

  「哼,聽說他們還會繼續待在A班呢!雖然沒有所謂的能力分班,可是讓那種傢伙待在A班 
這種名字的班上,真的會有種我們被瞧不起的感覺。」

  「少說幾句吧。」

  「哈,怎麼?這個國家可是言論自由的,我愛講什麼干你屁事阿。」

  被打倒的四人組,有著說話越來越大聲的傾向。

  「…………」就算聽不清楚他們在講什麼,但是從語氣判斷,白向陽也非常的清楚那些「
敗者」正在酸他們,所以他無視著那些人收拾著背包中的物品。

  「快收拾吧,我不想要待在這種討人厭的空間裡。」雪碇將基本的物品收拾進側背包後,
對著向陽喊話:「待在這種連空氣都不好地方,會讓人心情變糟呢。」

  這句話當然是以那四個人聽不到的聲音去講的。

  「快好了啦,而且應該是聲音不是空氣吧?」向陽將最後的瓶裝水放進背包後站了起來調
整衣物。

  「那種事情沒差啦,快點走吧。哥哥!」雪碇拉著向陽的手快步的離開模擬戰屋。


口口口口口


  雪碇,全名白雪碇。

  是白向陽的青梅竹馬,兼義妹。

  不過其實應該倒過來講,是白向陽是白雪碇的義兄才對。

  在白向陽四歲時,因為家人捲入車禍所以他永遠的失去了他的父母。

  最後由白向陽家,隔壁的一位和父親感情非常好的叔叔,也就是被白雪碇的爸爸收養了。

  從那天起他的姓氏改為白,至於他以前姓什麼他也不記得了。

  從那天開始,白雪碇有了一個比他大三個月的哥哥。

  原本的玩伴,變成了自己的哥哥。這對她的影響,也和平常沒什麼兩樣。

  一起吃飯,一起洗澡,一起睡覺。一點都沒有改變。

  唯一改變的只有稱呼多了一個罷了。

  這樣的情況延續到了他們升上小學四年級為止。


口口口口口


  「雪碇阿,妳就別老是黏著我了吧。」走出模擬戰屋後,他們踏上了活械們所生產的「交
通工具」上,人們稱這種交通工具為「迷你遊龍」。

  「沒辦法阿,如果我不這樣做。馬上就有其他女生會黏上來阿。」雪碇賭氣的回應著。

  雪碇基本上是以幾乎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從以前開始就一直待在向陽身邊。
  可是向陽卻還是完全把雪碇當成親人般的對待,完全沒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我的女人緣,哪有那麼好阿?別開玩笑了。」

  「怎麼沒有,明明就有一隻手掌的指頭數。」

  「才沒有那麼多吧!」

  「加上我的話剛剛好不是嗎?」

  「…………」
  向陽在心裡算著,跟他比較要好的女生的數量後,無法反駁。

  在兩人安穩的坐在「迷你遊龍」上的時候,突然從下面發出了聲音。

  「主人還真受歡迎呢。」

  沒錯這個名叫「迷你遊龍」的交通工具,也是活械。
  是在約十年前,活械們答應人類的請求所製作的兩人移動用飛空小艇。

  「小白,別囉嗦。快點去學校。」雪碇有些不滿的回應他。

  這個「迷你遊龍」是屬於向陽的,取名為小白。

  「是。」
  被稱為小白的活械,慢悠悠的從地面浮了起來,然後緩慢的朝向學校飛去。

  小白以時速約二十公里的速度飛行在離地面兩公尺的半空中,就在飛行一段距離之後。旁
邊突然有人喊出聲來。

  「向陽!雪碇!」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女性聲音。

  「摩露,早安阿。不,應該說午安才對。」小白將高度降低到一公尺的高度後停了下來,
與前方揮著手的青髮少女問安。

  是一個約一百五十五公分高,頭上綁個小馬尾留著齊肩短髮的少女。

  「小白,你也午安阿。」摩露笑著用手摸著小白的頭。

  「摩露?妳怎麼跑過來了?」向陽將身子偏移了一下,看著摩露說:「妳流汗了,擦一下
吧。」

  向陽從包包中拿出兩張面紙遞給摩露。

  「哈哈,謝啦。」摩露稍微喘著氣,接過面紙擦著汗。

  「奇怪?摩耶呢?她平常都跟妳再一起吧?」雪碇拿出一小罐沒開過的杯水丟給摩露。

  「她嗎?應該在後面啦。我剛剛稍微用了飄移,摩耶應該沒力氣追上吧。」摩露接過杯水
之後,用手戳開個洞就直接喝了起來。

  「一大早就消耗那麼多熱量,等等午餐會吃很多吧?」向陽有點傻眼的說:「那……妳為
什麼現在這個時間跑過來阿?」

  「啊哈哈,其實是為了看看你的淘汰測驗啦。不過好像已經結束了就是,看你的表情是合
格了對吧。恭喜你啦!」
  摩露對著向陽比出讚的手勢,手上還握著擦完汗後的面紙。

  「是合格了沒錯,不過只是個測驗。為什麼要大費周章的跑來看呢?」
  向陽不解的問,一般來講不管是什麼模擬戰,可看性都不怎麼高。

  「當然是為了確認……我房間準備的八百八十八朵的小白花束,有沒有送出去的機會阿。

  啪!一個手刀打在摩露頭上,讓摩露發出了「唉呦」的聲音。

  「從各種意義來說,路邊的野花。就算摘了八百八十八朵也不會有任何的安慰作用吧?」
  雪碇收起打出去的手刀。

  「放心吧!反正我從小白花進入三位數後就沒有在算了。」

  「不,我覺得妳們倆的話完全沒對上。」
  向陽在一旁吐槽著。

  這時候一個帶著氣喘吁吁聲音的人影從遠方接近,距離大約半公里。

  「那是摩耶吧?我們過去看看她的情況吧。小白,能讓摩露坐在你的尾巴上嗎?」

  「呃…………」
  小白發出一種有苦難言的聲音。

  「不用麻煩小白啦,這點距離「踏個幾步」就到了。」
  說完之後,摩露披上了翠綠色的鎧甲,用了約二十步的踏了過去。

  「看就覺得很累阿。小白,我們過去吧。」

  「恩。」


口口口口口


  「還好吧?」雪碇攙扶著搖搖欲墜的摩耶,擔心的問道。

  「還……不會死啦。」摩耶氣喘吁吁的回答。

  摩耶和摩露一樣,頂著青色的齊肩短髮,沒有綁著跟摩露一樣的小馬尾。眼神看起來也比
摩露稍微溫和一些。

  「來,濕毛巾。」向陽將濕毛巾遞給摩耶。

  「謝謝,向陽同學。」摩耶接過毛巾之後,對著向陽微笑著道謝。

  關懷同組成員,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以向陽來說是這樣,可是他並不知道這樣關懷的舉動
,其實是一種腳踏實地的增加女生們對他好感度的行為。

  「姊姊,你還真是慢耶。」摩露在旁邊看著擦汗的摩耶說。

  「還……還不是妳睡太過頭,結果連我都被妳連累到沒搭上電車。」摩耶邊喘著氣,邊回
應摩露的話。

  「像我一樣,直接開「綠行」跑過來不就好了。」

  「我才不像妳一樣有著連早餐都沒吃,就能進行百里賽跑的身體。」

  「正確來講也只有三十公里就是了。對了對了,姊姊。向陽通過測驗了喔,是史上第一個
把校規踩在腳底下的男人喔。」

  「真的嗎?恭喜你,向陽同學。昨天摩露在公園採了幾百朵野花進行祈禱果然是有用的呢
。」

  「原來真的採了幾百朵阿……」
  向陽看著摩露。

  「哼哼。」
  摩露挺起起伏十分悲哀的胸部驕傲的擺起姿勢。

  「有點熱。」
  旁邊的雪碇拉著向陽的衣袖。

  順帶一提,現在的時間是早上十點五十分。

  「恩,我們一起去吃午餐吧。等等還要參加開學典禮呢。」
  向陽說著說著跳下了小白說:「摩耶,妳坐上來吧。我用白衝飛過去就行了。」

  「恩。我也用飛的吧,摩露上去陪著姊姊吧。」
  雪碇稍微想了一下之後,點了點頭對著摩露說。

  「好耶!」
  摩露興奮的跳上小白後大喊了一聲:「駕!」

  「等……等等啦,摩露。我還沒上去阿。」
  摩耶在向陽跟雪碇的幫助下,手忙腳亂的爬上了小白的後座。

  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四人組度過了一個吵鬧的午餐時間。


口口口口口


  現在是下午一點整。

  開學典禮即將開始,這次入學的高中部,一共有有九個班。

  每班約三十五人到四十人之間。

  全部的學生都是由國中直升上來。

  而國中部有十二的班,每班約五十人。

  當白向陽與同伴們走入會場時,引起了一陣騷動。

  當然引起騷動的都是高中部的新生們。

  曾經稱霸國中部,得到三年首席地位的那位人物。
  到了高中卻還是停留在原點無法「進化」,雖然不是全部,但是至少有八成的學生知道這
件大事。也至少有五成的學生知道白向陽的長相。

  白向陽緩慢的走向禮堂的最前方,A班的位置,找到位置後坐了下來。

  後面出現了各種的聲音。

  「那個人不是……」

  「他會出現在這,難道他通過了那個測驗?」

  「怎麼可能,白衝怎麼可能打得贏「六色」?」

  「不知道耶,難道是作弊?」

  「不會吧?聽說這次的測驗是由董事會的人去察看,作弊不可能不被發現吧?」

  「誰知道呢,不然等等我去問其他A班的人看看?」

  全部都是對白向陽打贏測驗,而感到疑惑的發言。

  其實若是反過來的情況,白向陽應該也會有一樣的疑問。

  畢竟,「白衝」與「六色」有著在能力上的絕對差距。

  為了不讓心情受到影響,白向陽下意識的無視那些人的話語。靜靜的閉目養神,等待典禮
的開始。

  雪碇就坐在他右邊的位置上,陪著向陽一起閉目養神。

  座位的順序由左而右是,向陽、雪碇、摩露、摩耶。

 

  就在閉目養神一段時間後,典禮開始了。

  「起立!」「立正!」「敬禮!」「坐下!」

  司儀喊完基本的指令動作後,就回到了講台中的陰暗處。

  接下來,就是十分冗長無意義的師長致詞。

  又過了一段時間,在白向陽忍不住打了第三個哈欠後。

  師長致詞終於結束了,場上響起了致詞以來最大的掌聲。不是因為講的好,而是因為終於
結束了。

  「接下來,由學園首席,尉日搖。對新生們講幾句勉力的話。期望新生們可以以學長姐為
榜樣,努力的提升自己的能力。」
  司儀用著充滿驕傲的語氣講出這段話後,全場陷入安靜之中。

  一位金色長髮的女子,踏著輕脆的腳步聲走向禮堂講台。

  她帶著淡淡的微笑,面對著大家。

  開始了她的演講。

  「在當年,我入學時。
也是個懵懂無知的少女。
隨著不斷的吸收知識與鍛鍊,我漸漸的尋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各位新生們,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強悍的力量。
而是要找到自己的方向,就像我所追隨的那位英雄一樣。
在此,我祝福著各位,在接下來的學習生涯裡,能找到讓自己站穩而不會被動搖的位置。
以上是我的建言,謝謝大家的鈴聽。」

  尉日搖,對著全體新生敬禮完之後,慢慢的離開講台。場上的掌聲十分的浩大。

  幾秒之後,掌聲漸淡。司儀繼續的將流程持續下去。

  「接下來,由高中部新生一年級。年級首席,徐翌麟。發表新生感想。」

  這時將場景移到了一年A班的位置。

  「疑?所以年級首席更改成他啦?」向陽看著台上與他同班三年的同班同學。

  「理所當然吧?雖然哥哥你號稱年級首席,也在畢業測驗得到最高分。
但也不可能叫一個可能還沒上台,就可能被退學的人上台致詞吧?。」
  身旁的雪碇淡淡的回應向陽的疑問。

  「而且也不可能用次席這個名稱來發表吧?」
  坐在雪碇右邊的摩露也這樣回應著向陽。

  「恩,說的也是。反正我現在一點都不想背負著首席這個名稱阿。哈哈哈。」

  「向陽同學,從一開始就不太喜歡那個稱號呢。明明其他人都爭相的搶奪這個位置,這就
是所謂的物極必反吧?」
  摩耶也在一旁說到。

  「好歹我們也是中華民族,國文造詣這麼差真的沒問題嗎?」
  向陽表示無言。

  「疑,我成語用錯了嗎?」
  摩耶慌張的回應。

  「恩,錯了。」
  雪碇回應著。

  「嘟嘟,答錯了。」
  摩露則拍著摩耶的肩膀說到。

  就在這個小鬧劇結束時,徐翌麟的新生感言也結束了。

  就這樣,又經過了一些不重要的流程後,開學典禮結束了。

  時間到了下午三點鐘。

 

【第一章】開學典禮-完

 

 

 

 01-01插畫.jpg  

 

 

 

 

 

 

---------------------------------------------------------------------------------

以下是目前有出場的人物 (去掉了某些路人

摩耶摩露.jpg 白向陽.jpg 白雪碇.jpg 徐翌麟.jpg 尉日搖.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走路常撞牆 的頭像
走路常撞牆

事情的開端......因為實在太無聊啦!!!!!!!!!

走路常撞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